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彬长分公司:一座城的回忆
作者:展英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4-02-06        点击率:35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最近,刷视频号时刷到了一名摄影师主播,他的视频记录的那座城市,是坐落在天山脚下的戈壁绿洲——库尔勒,那是我生活几十年的地方。

激动地关注了主播。于是,我在视频中看到--

清晨,日出之前的街道,几个穿黄马褂的环卫工人在清扫寂静了一夜的马路,偶尔几辆车穿梭在石化大道南来北往的路上,汽车奔跑的声音撕破了小城的宁静。思绪拉长,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上世纪90年代初,石化大道修建期间,骑着自行车奔波在城市东边新城区和市中心的几个青年男女的身影,他们披星戴月、不辞辛劳为的是读书。如今,他们或走出家乡去了远方,或仍在小城一隅上演他们的人间烟火。路边的花植有些凋零,树叶被风撕落,黄色的梨树叶以及白杨树叶,它们落寞在地上,仰望着天空,叶眉有些潮湿,仿佛流下过眼泪。

下一条视频主播走过与石化大道交错的滨河路一路向西,镜头中,我看到这里高层建筑比比皆是,形成了一个新的城市园区。想一想2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漠,如今,新市政府商业一条街、市民广场、人工湖让昔日的荒漠变得热闹非凡,中学时代曾经每天上下学穿过的的戈壁,早被混凝土筑路覆盖,那些四脚蛇也不知转场去了哪里。太阳终于起床了,湛蓝的天空上,一轮明晃晃的赤日撒下万道光线,让小城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。这里没有大城市的地铁,没有高架桥的繁华,有的是一群充满热情、积极生活的人们。

主播有多期视频拍摄了孔雀河和杜鹃河。随着视频镜头来到东站的杜鹃河,我不由自主地想寻找家的方向。我的家就在这附近。多年前这里是有名的十八团大渠的一段,兵团人用汗水和智慧浇灌出来的渠道,那奔腾湍急的渠水,曾经灌溉了无数的良田,如今城市的三河贯通工程使这里成为城市东边的一条河道。河边广场上彭加木雕像附近水域,大量越冬天鹅在此聚集,许多市民围拢过来观赏天鹅,纷纷用手机拍下天鹅靓影,并以天鹅为背景拍照合影。初冬的杜鹃河畔,一派人与天鹅和谐相处的美好景象。水面被晨曦闪耀,鸟儿鸣唱。晨跑的人开始返回,早出的第一辆公交车也开始启程,学生开始等班车,商铺也打开了铺面,迎接吃早餐的人们。曾经我把我热烈的青春都留给了这座城,现在我离得太远,但这座城始终张开怀抱等我归来。

没有寻找到少时的脚印,却亲见了小城的温馨。这是一座有故事的小城,有我的快乐,也有我的回忆,还有,曾经的我也在小城的一隅吃着早餐环顾四周。你好吗?我生活过并挚爱的城市。过往的青春,回忆中的长发姑娘骑行在戈壁滩以及回眸一笑的那段时光。

有一期视频展示了小城中部的人民广场以及人民路,这里三十年前是小城的中心,记忆中,那年头,对梨城人来说,在周末和节假日逛街时,人民商场是必去之处。如今,当年青春美丽的少女被鱼尾纹沧桑了芳华,曾经活泼帅气的少年已鬓白了年华,光阴把记忆中的画面一点点泛黄。那年走过的路已经写在故事里,这一段回忆,被厚重的混凝土覆盖,顺着拓宽的路线,笔直向南向北,一边连通天山,一边穿越城区。

一路向西,路过金三角大厦,经过几次改造的市场,已经找不到二十多年前初建的印迹了。镜头闪到葵花桥,我激动地发表了评论,说道“这不是老街吗”,没想到主播竟然回复了我,说“是的,这是老街,现在叫团结南路”。不由得有些感慨,这些承载着我满满回忆的地标性建筑,早已不是旧时的模样,有些已经黯然消失在时光的长河里,而那些我耳熟能详的老名称,已很少出现在人们的口中了。但在这些老地方曾经发生的故事,却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失,它会一直在那里,无言述说着一段曾经的过往。

镜头每天还在继续,主播的视频帮我纾解了不少思乡情绪。岁月沧桑几十年,记忆里的痕迹越来越淡,只有家中相册里那些泛黄的老照片告诉我,这些记忆还在我们的小城中,不曾消逝,只是换了一种方式,继续流传。

微信图片_20240206170343.png

时间过得飞快,笔墨还未来得及晕染纸张,墨香便已散尽;夕阳还未来得及留下最后一抹余晖,便失去了色彩。感谢视频主播,让那些几乎被遗忘的时光画面在我的脑海中一帧帧温情重现,一次次触碰着我们心底最柔软的部分。弹指一挥间,几十年美好的生活犹如漏斗中的沙粒已悄然流失,但是许多新的梦想和挑战又等待我们去实现和面对。